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

Travel in Osaka and Kyoto (旅遊扎記)

去過日本的,很少會說日本不好玩。

記得入住大阪的第一天很冷,新聞說有可能會降雪,這很難得,因為大阪幾乎不下雪的,於是我和大頭就懷著一絲期待的早早入睡,準備迎接隔天行程。
第二天早晨,我先起床不經意的往窗外一看,心想怎麼會有白白的棉絮在飄,一度以為是我老花眼,過了三秒才驚覺這是雪!於是,我急忙掀開大頭的棉被,告訴他:下雪啦!我們就這樣連室內拖都沒換,像個小孩子,狂奔下樓,便在飯店門口前玩起雪來,我也永遠記的大頭衝出門那刻就滑一跤,很蠢、很好笑....

有次,和一位語言學伴聊天,他的女友是日本人,聊到台灣與日本的差異時,他說:「雖然同屬東亞國家,但台灣和日本不論是文化或性格上皆大不同,譬如:日本人很少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跟別人說,就算是身邊很親近的人,他們很悶、很能忍,因為他們害怕說了之後,萬一有一天和傾訴對象斷絕聯繫,那麼他們就白說了,所以日本人很需要別的管道發洩。反觀台灣人,他們超愛講話,無話不談,讓人感到熱情。」
聽完這段話,回想起那時我走在日本街道,一塵不染、靜謐,好似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小宇宙默默運行著,走在路上讓我感到很平和、不疾不徐,但又不會和其他人感覺遙遠,不論是這邊的建築、氣候、態度都是我喜歡的,或許將來有機會移居,我會考慮日本。

日本的冷,很有個性,讓我漸漸愛上他。

在大阪時我有買一副無鏡片眼鏡,要結帳時,我看那個店員很正經,一絲不苟(這幾天看下來,沒有一個工作者不是這樣的),便想說來戲弄他一下。結完帳後,我就立馬戴上眼鏡,照著鏡子,突然問他一句:「 is it good looking ? 」
他便愣了一下,傻笑地說:「 oh ~ yes , yes 」
於是我就很開心地走掉了,因為我舒緩了他強大的工作壓力,但其實他們打從心底對工作的堅持更讓我敬佩。

我只是個過客,短短的七天只能以管子窺探日本文化,然而,至少了解到我們存在巨大的不同,有機會我當然想更深入了解日本,因為這是一個讓人會想再拜訪的國家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